我奋斗了30年,却和你的差距愈来愈大

30年前,我们一起考入了师范学校,坐在了同一间教室里。

本以为我们的人生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后来才知道远远不是这样。

我奋斗了30年,却还没有到达你当初的起点。

你是城市户口,我是农村户口。

你的爹是经理,我的爹是农民。

你是坐着公家的小轿车来上学的,我是坐着父亲的自行车来报道的。

我在学校里努力学习,我依然认为知识会改变命运。我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

你在学校里谈恋爱,打游戏,泡网吧,每次考试只要过了60分就万岁了。

三年的师范生活,我留下的是一串耀眼的成绩单,和几十本学习笔记。

三年的师范生活,你留下的是三次恋爱经历,和几十张用光了的游戏卡。

师范学校毕业,我被分配到乡下小学,你被分配在县城工作。

我的学校里只有一名教师,却要面对从一年级到四年级的20名学生。

你的单位里有20名同事,他们的家庭都和你的家庭一样非富即贵。

我整天泡在学校里,就连夜晚也要住在空荡荡的乡下学校里,经常面对着一弯残月黯然神伤。

你一天工作八小时,八小时内看报纸聊大天,八小时后逛歌厅吃大餐。

孤独每天都像蚂蚁一样啃咬着我,让我痛苦难当。

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孤独,因为你从来不缺女人,也从来不缺朋友。

因为我吃上了商品粮,所有的农村亲戚有事都会找我,而我却办不动任何事。

你办事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行了,因为别人都有求于你。

所有亲戚都认为我死脑筋,没有能力,他们越来越疏远我。

所有亲戚都认为你脑袋活络,能力强,他们对你越来越亲近。

师范学校毕业四年后,你结婚了。妻子在银行上班,妻子的父亲也是经理。

你的爹和妻子的爹很早就认识,他们在县城给你编制了一条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你结婚的时候,专门有人收礼金,仅仅这天收到的礼金,足够给你在县城买房买车。

师范学校毕业五年后,我也结婚了。妻子是个农民,妻子的父亲也是农民。

我的爹和妻子的爹也很早就认识,他们经常在劳动的间歇,坐在锄把上聊家常。

我结婚的时候,没有收到一分钱礼金,我用一辆自行车把妻子接到了家中。

你从来不缺钱,仅仅别人送给你的钱,你都花不完。你的工资总是存起来。

我总是缺钱,往往等不到下个月发工资,这个月的工资就已经花完了。

师范学校毕业六年后,我们曾经见过一面。

我远远地看着你,看着你走向一辆小轿车,你的肚子开始鼓起来,明显发福了。

你没有看到自惭形秽的我,我又黑又瘦,形容憔悴,准备踏上从县城开往乡下的班车。

也就是从那次见到你以后,我开始有了奋斗的决心。

我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定要考上大学,因为考上了大学,就可以离开这座一个人的学校。

那时候,你也有了奋斗的决心。你要让自己的级别跨上一个新台阶。

在这样的夜晚,我捡起了高中课本,挑灯夜读,寂静的乡村小学校园里,只有我的琅琅读书声。

在这样的夜晚,你和单位领导坐在明亮的餐桌边,觥筹交错,身后的漂亮服务员递上了温热的白毛巾。

师范学校毕业十年后,我终于考上了成人教育学院。成人教育学院是教师唯一能够报考的大专院校。

师范学校毕业十年后,你也上了一座学校,这座学校只要报名就可以上。甚至连报名费都可以让单位报销。

两年后,我们都从各自的学校毕业了,都取得了大专文凭。

你一毕业,就回到原单位,但级别确实上了一个台阶,工资也涨了一大截。

我一毕业,又回到这个县,尽管我非常不愿意回来,但成人教育学院的分配原则是“哪里来哪里去”。

你有了自己的专车,有自己的专职司机,甚至出门都有人替你拎包。

我被分配到乡镇初中,尽管还是在乡下,但已经比原来一个人的学校好了很多倍。

你在县城单位干得风生水起,意气洋洋,所有来找你办事的人,都得拎着东西。

我在乡镇初中干得灰心丧气,因为已经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孩子的换季衣服都没钱买。

这时候,中国房地产开始兴起了,王石王健林潘石屹他们开始走上了媒体前台。

你的圈子里都是富贵人家,消息灵通的你们,开始在省城大量购置房地产。

消息不灵通的我们,连温饱生活都难以为继,把业余时间交给了麻将桌。

有一天,一个在县城工作的亲戚告诉我,县城的老师收入好多了,你为什么不去县城中学?

我又开始有了新的梦想。

有一天,一个在省城工作的亲戚告诉你,省城的天地更辽阔,你为什么不去省城上班?

你也开始有了新的梦想。

我开始努力教书,我幻想着只要连续三年在全县统考中取得第一名,我就能够调到县城。

你开始在省城活动,每次出门车子后备箱都装着土特产和名贵烟酒。

三年后,尽管我年年统考都是全县第一,但我依然在乡下初中任教,没有人会关注我。

三年后,你成功调到了省城的同行业,妻子也调到了省城。

现在,我的孩子也上学了,他和那些留守儿童在一起,因为缺少管教,他们逃课打架是家常便饭。

你的孩子也上学了,他上的是城市最好的学校,享受的是最好的教育。

我的孩子连一本课外书都找不到,乡镇的书店早就倒闭了,县城里的书店也只卖教学参考书。

你的孩子不但阅读最好的课外书,还经常去少年宫、科技馆、夏令营参加活动,甚至连英语都是纯正的英国人在教学。

多年来,我的工资养活全家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妻子开始筹划回家养鸡。

多年来,你的收入随着你的职位水涨船高,你的妻子开始筹划移居国外。

我养了几百只鸡,准备卖了鸡蛋给老丈人治疗老寒腿,给父亲治疗胃溃疡,可是,一场鸡瘟,几百只鸡死光了,妻子大哭一场。

你的妻子带着孩子移居国外,他们住着豪宅,开着豪车,接受真正的贵族教育。

去县城教书的梦想一直没有破灭,我相信,只要我能够评上全县先进教师,我就一定能够去县城。

可是,年年先进都没有我,去年是乡长的小舅子,今年是信用社主任的儿媳妇。

我已经心灰意冷,就在这座乡下初中了此一生吧,就在日复一日的单调苦闷中度过残生吧。

唯有看着学生一张张笑脸,看着学生一张张满意的成绩单,才能给我带来快乐。

你有了更大的梦想,要成为市公司的总经理。

围绕在你身边的都是有钱人,有房产老总,有煤矿老板,还有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逢年过节,你家就门庭若市,他们都以能够请你吃一顿饭为荣,能够和你合影为荣。

我事事失意,你事事顺意。

我举步维艰,你步步登天。

从师范学校到现在,过去30年了。

我的孩子已经从大学毕业了,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最后去了东莞工厂打工。

你的孩子已经从常春藤大学毕业了,开始读博士,还说以后会留在外国。

30年前,我们坐在同一间教室里,我自以为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30年来,你走过了万水千山,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繁华和精彩。我独守一隅,进一次县城都感觉像过年。

30年后,我们的中间隔着一条银河,我永远也无法跨越。

我没有想到,我奋斗了30年,却和你的差距越来越大。

然而,尽管你已经有了万贯家产,可我也有桃李满天下。

尽管你的生活纸醉金迷,呼风唤雨,可我可以安心度过每一天。

我这一生不偷不抢不骗不贪,我到哪里都可以抬头直视,挺胸面对。

我会告诉我的孩子:你爹这一生没有出息,给你在城市买不起房子,但你爹这一生堂堂正正地活着,踏踏实实地做人,足矣!

转载自:暗访江湖, 孤灯书生

人已赞赏
阅读

心跳检测/污点/容忍/中断等机制/Kubernetes Node生命周期如何管理?

2020-5-10 20:06:05

阅读

你根本不会找也不会安装Python库

2020-7-2 13:17: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